主页 > N地生活 >破蛹时,蝴蝶不见得都飞得起来:《安杰尔之蝶》 >

破蛹时,蝴蝶不见得都飞得起来:《安杰尔之蝶》


2020-07-27


世间没有神也没有佛,只有一个巨大的洞。
我们的背上,都吊着一根细线,
线断时,就会坠落唤作「地狱」的黑洞中。
那年暑假,有三个孩子掉进了大洞,
之后,他们一直在找逃出来的路……

破蛹时,蝴蝶不见得都飞得起来:《安杰尔之蝶》

远田润子
译|刘姿君

  梅雨接近尾声。虽然没有大雨,但天气依旧令人烦闷。

  第一学期的期末考已经结束,开始进行升学就业面谈。学校中午就放学了,但距离店里的準备工作还有一些时间。藤太不回家,而是跑到秋雄家杀时间。

  窗外不时传来喝醉酒的人特有的笑声。工厂的办公室里,大白天就照例办起麻将大会。藤太正无所事事地发呆时,窗外有人声。探头一看,伊纯撑着一把白伞站在路上。

  「可以上去吗?」

  「可以啊。」秋雄神色突然开朗起来。「哦,妳那把伞是新的吧!好漂亮。」

  新伞雪白得刺眼,伞缘有高雅的蓝花图案。

  「啊,嗯。」伊纯把头垂下。

  怎幺了呢?藤太心想,她不喜欢新伞吗?

  「妳先上来吧!」秋雄纳闷地说。

  伊纯进来了。伞大概放在玄关。藤太直盯着伊纯看。伊纯垂下双眼。

  「怎幺了吗?」

  「没有啊,什幺都没有。」伊纯露出有点不自然的笑容。但藤太对这硬挤出来的笑容生起气来。她绝对有隐瞒。

  「老实说啊,没什幺好隐瞒吧。」

  「被你用东京腔这样讲,感觉好可怕喔。」伊纯又笑了。

  「你们两个是在讲什幺啊。」秋雄听得一头雾水。

  「不要再瞒了,伊纯。」

  藤太的口气很凶,于是伊纯沉默一会。然后,表情好像快哭出来。

  「昨天我爸爸送了我这把伞。说上次对不起,把妳的弄坏了。」

  藤太心里有谱。几天前,醉醺醺的父亲痛骂伊纯的父亲一顿。运气似乎走到伊纯的父亲那边了。最近都是他一人独赢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伊纯低下头。

  「为什幺是伊纯道歉啦!」藤太又火了。

  「可是,我爸爸赢了,就表示藤太的爸爸输了,他心情一不好,又要喝醉酒打你。」

  「那又怎幺样?难得妳爸买给妳的耶?妳不必顾虑我。」藤太吼着。「不要一脸内疚的样子。大大方方撑那把伞!」

  「可是──」

  「要是我爸打我,我就打回去。」

  「怎幺这样??」

  「我说真的。怎幺能永远只挨打不还手。我能打多狠就打多狠。」

  不过就是伞,但伊纯该有多高兴啊!可是,她甚至不敢放手开心。藤太只觉怒火中烧。

  「我说,藤太,」秋雄严肃地说,「我看你最近不太妙哦。」

  「不太妙?」

  「可能是我想太多,不过听你用标準国语讲起来就不像在开玩笑。总觉得你好像真的会把你爸活活打死。」

  秋雄一脸担心,藤太对他笑笑。

  「我倒觉得活活打死他也没关係。」

  「藤太!」伊纯大声说。「不可以开这种玩笑!」

  「不是开玩笑。不过,打死他吃亏的是我。这我不会不知道。」

  今天是藤太升学就业的面谈日。本来应该是藤太、父亲和级任三方面谈。因为傍晚要开店,特地请老师安排在最早时间。但父亲没有来。打电话回家,也不在家。

  级任只好放弃了,和藤太稍微谈谈就结束。但藤太认为父亲没来才是对的。如果来了却醉醺醺地对级任出言不逊,或是在校内做出什幺低级的举动,那还真是宁愿他不要来。父亲来了,一定会丢自己的脸。没来学校的父亲在秋雄家。那四个固定班底正在工厂的办公室里打麻将打得起劲。藤太已经连气都不想生了。

  这时,秋雄兴起般说:

  「吶,来放《新世界》吧。」

  藤太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散发出多幺令人不愉快的气氛。

  「哦,安杰尔啊。嗯,真好。」

  看秋雄和伊纯鬆了一口气,藤太觉得很过意不去。

  「你还真单纯。」秋雄又好气又好笑地说。「一放那首曲子心情就变好。」

  藤太觉得不好意思,却也没否认。现在的确在谷底在最差的世界。但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创造出全新的世界。一个再也不用对任何人感到自卑、再也不用对任何人相形见绌、能抬头挺胸堂堂向前的世界。就像第四乐章那般昂然辉煌的世界。

  「秋雄,大声点。」

  秋雄把音量调高两格。藤太倚靠的墙微微震动。藤太闭上眼睛。听着这首曲子,就能相信有新世界。他见到气派的「松」。藤太是个年轻却手艺出众的大厨,身旁是肤色白?、适合穿和服、令人印象深刻的老闆娘。店里生意兴隆,每天都被订满—

  这时,门开了,秋雄的母亲闯进来。她和她丈夫一样都胖胖的,但长相与秋雄十分相似。虽然有点胆怯,但不是坏人。

  「秋雄,你快来,快来帮忙!」

  「怎幺了?发生了什幺事?」秋雄匆匆起身。

  「他们在办公室里吵翻了!」秋雄的母亲朝着藤太和伊纯喊。「就是你们的爸爸!」

  藤太他们赶到工厂一看,事务所前闹成一团。三个男人围成一圈,一个男人跪在圈内。

  「这可不是道歉就算了!」父亲吼道。

  「做人,有些事绝对不能做的,你难道不知道吗?」秋雄的父亲也非常生气。

  「抱歉,真的很抱歉。我没有恶意。」

  头点在红鏽飞扬的地上道歉的,是伊纯的父亲。

  「骗谁啊!天底下存在没有恶意的老千吗!」父亲红通通的一张脸俯视着伊纯的父亲。「我就觉得奇怪。技术超差却又是老千。但想说你不可能会做这种事,相信你的结果就是这样!给我干这种好事!」

  「我、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。我再也不敢了。原谅我啊!」

  「我说,你这样耍我们,你以为我们会摸摸鼻子就算了吗!」秋雄的父亲双臂环胸,激动得口沫横飞。

  伊纯铁青着脸伫在那里。秋雄惊慌失措,看看这个人又看看那个人。

  「森下先生,」和尚冷静开口,「在赌的世界里耍老千有多严重,你知道吗?还好我们几个都是正派人,你要是在别的地方做同样的事,可要赔上小命的。」

  藤太打了个冷颤。这个人如此冷静,反而最危险。显然伊纯也这幺想。只见她身体抖了一下,就要跑向她父亲。然而,藤太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回来。伊纯回头瞪藤太。

  「藤太,放手。」

  「别去。小孩出面也没用。」

  他能理解伊纯担心父亲。见到自己的父亲向别人下跪磕头,比自己下跪磕头更难受。但现在出去会更难堪。即使维护父亲,父亲也不会感谢你。反而会回过头来恨你,认为你让他更丢脸。这是藤太过去的经验。

  这时候,和尚朝他们这边瞄一眼又面向其他三人说:

  「孩子都在,别提这件事了。太可怜了。既然森下先生都说不会再犯,那就算了吧。」

  「话是这幺说,但我这口气就是嚥不下。」秋雄的父亲不肯罢休。

  「当然,钱的方面要请森下先生好好给个交代。老千的部分也要重新算。」

  「可是啊──」秋雄的父亲似乎还无法接受。

  和尚稳健地说服他。

  「要是逼得太紧,这种人就会乱来。我可不想被牵连啊。」

  「就是啊。他很可能会抢银行啊。」父亲不屑地说。「到头来一毛钱都没抢到的那种。」

  「抱歉,真的很抱歉。」伊纯的父亲再次磕头。「我一定会还钱的。」

  伊纯再也看不下去,转过身,快步离开工厂。藤太默默跟在她身后。

  伊纯越走越远。藤太走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。应该叫她吗?还是应该让她一个人静静?藤太拿不定主意,只是跟在一个劲快步走的伊纯身后。

  伊纯每遇到人,就往没有人的路走。走着走着,便穿过住宅区来到仓库街。风送来水果的味道。是香蕉吗?凤梨吗?甜味此刻只让人心烦。

  伊纯继续走。穿过保税仓库林立的大马路,安治川高高的堤防便出现在眼前。到处都有堆高车来回移动,卡车进进出出。然而,却完全没有人声。

  堤防上有扶手生了鏽的石阶。伊纯默默爬上石阶越过堤防。下了另一边的石阶,那里是避风港,停着小型船只和驳船。四周散乱着废弃轮胎和绳子等物。有股混浊的死水味。

  河很静。没有上流的湍急,也不像海会有海浪一阵阵拍上来。就是一大片水。

  伊纯在水边停下脚步,放声大哭。

  「我受够了!」

  藤太默默地注视着伊纯。他知道这时无论说什幺都没意义。他能做的,就是陪着她、默默听她说。

  「做那幺丢脸的事,他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吗?我不能理解。」伊纯说,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。「我知道,还有很多更糟糕的父母。甚至有父母虐待孩子把孩子虐死了。我爸爸只是喝酒闹事、打牌耍老千向别人下跪而已。我想他一定算还好的。可是,我已经受够了。藤太你觉得呢?你觉得自己的爸爸怎幺样?有那种爸爸你也能忍受?」

  伊纯脸色惨白,只有眼睛通红。一双纤细的腿用力站着,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。

  「我也无法理解。」藤太发现自己也好想哭。但不能在这时哭。一定要设法安慰伊纯才行。

  「我爸连坏人都不是。他既没杀人,也没犯什幺大案,就只是下流低级而已,只是邋塌懒散而已,只是喝酒打牌赌钱,会打我出气而已。一生气就打,一不顺心就踢。因为喝醉了,因为心情郁闷,因为打牌输了,因为遇到红灯,因为下雨了!」

  可恶!藤太想,应该要让伊纯平静下来才对。应该要成为伊纯的力量。可是,却换我说这种丧气话,这样岂不是反过来了吗。

  「只不过就是这样。而且,还一点花样都没有。纯粹是单纯的暴力。什幺都没想,低级下流卑贱丑陋骯髒,总之就是个烂人。我爸就是这种人。」

  「那我们该怎幺办?有这样的父亲,我们该怎幺办?」伊纯流泪哽咽,继续追问。

  「不能怎幺办。世界上就是有这种人。我们就是运气不好,不巧出生在这种人家里。」

  「这是运气吗?不巧吗?」

  「对,就只是这样而已。」

  「可是──」伊纯还想反驳。

  「就只是这样而已!」藤太再也忍不住地吼道。「就是这样、就是这样而已!再怎幺想都没有用!」

  伊纯吓得僵住。但藤太无法控制决堤的情绪。

  「想了只会让自己更悲惨。不要理他。想自己的事就好。」

  藤太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要吼伊纯。心里早就应该对父亲死心了才对。应该什幺都不在乎了才对。可是,现在他如此激动,如此混乱。可恶!明明就完全当自己没父没母了啊。

  「就当没有这个人。打从一开始就没有爸爸。只能这样了。」

(本文为《安杰尔之蝶》部分书摘)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安杰尔之蝶》 アンチェルの蝶

作者: 远田润子

出版:独步文化

[TAAZE] [博客来]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推荐


幸福( 下) 拍案惊奇bull;本土真人真事改编
幸福( 下) 拍案惊奇bull;本土真人真事改编
改编自七十年代澳门一宗兇杀案件。罗工每次做完那事情后,都会抽
幸福,不是大富大贵,也不是每天大鱼大肉,而是在微小生活里
幸福,不是大富大贵,也不是每天大鱼大肉,而是在微小生活里
家是什幺?有人说,家只是一个字,却是在经历了纷纷扰扰的世间情
幸福,也许是一连串的刚好
幸福,也许是一连串的刚好
女孩癡癡等一个男人等了十五年,从未成年的十七岁,到法定高龄产
幸福,从勇气开始
幸福,从勇气开始
你曾对生命感到困惑,或极度怀疑过自己吗?我不知道你的答案,不
幸获社会筹募医药费‧乳癌妈妈顺利完成治疗
幸获社会筹募医药费‧乳癌妈妈顺利完成治疗
(吉隆坡讯)癌症找上门的时候,总是令人感到措手不及。37岁家
幸运7局逆转秀 兴农下半季开胡
幸运7局逆转秀 兴农下半季开胡
【6/30台中】今晚台中球场所举行的诚泰Cobras队与兴农